首页 »

【独家对话】听!硅谷“预言帝”透露的最新预言

2019/8/14 7:08:45

【独家对话】听!硅谷“预言帝”透露的最新预言

凯文·凯利(Kevin Kelly),这位硅谷精神先驱,近两年在中国红透半边天。从BAT大佬到普通码农以及文艺青年,都将他视作“伟大的预言帝”。有一种说法是,互联网圈内精英,一大特征是读过或者假装读过,他在二十年前写的《失控》。

 

凯文·凯利是《连线》(Wired)杂志主编,不过“连线”上他很不容易。上海观察与KK之约原定在去年的互联网大会,由于档期和休假缘故,最终推迟到了今年3月下旬,形式是Skype对话。

 

虽然错过了互联网大会,不过AlphaGo和李世石刚刚战罢,这位硅谷的“预言帝”,“必然”有新的见解。结果,对于“人机大战”、百度和谷歌的差异、BAT的未来、中国互联网何去何从这些热门又敏感的问题,凯文·凯利认真地做出了新一轮预言。

 

机智的格纹毛衣居家大叔

 

北京时间23点,记者刚刚登陆Skype,凯文·凯利就准点打来了Skype, 记者出于礼貌(其实也是手抖)点击了视讯按钮,屏幕里瞬时出现了一位穿着格纹毛衣的外国大叔,身后是满墙的书。哦,这就是凯文·凯利,大家口中亲切称呼的KK。

 

不过,还未等记者有所表示,KK就开口提议关掉视讯,理由是,只用语音信号更稳定--也是无法令人拒绝。但记者还是注意到,KK很机智地坐在了窗边,虽然此时加州时间才早上八点,但是有天然“打光师”,KK整个人都相当精神。

 

KK对上海观察的问题有问必答,但对于不确定的领域也就很直接地说“不知道”。采访进行到尾声,KK突然说自己很好奇,在中国我们究竟通过什么渠道阅读他的著作。记者随即拍了拍放在手边的纸质版《必然》(The Inevitable)请他放心,大部分读者还是有阅读实体书或者Kindle版本的习惯的,当然,肯定排除不了网络下载……听到记者表示《失控》的内容比较偏理科,文科生阅读速度较慢时,KK很积极地表示《必然》的内容更方便普罗大众理解,书中没有《失控》那么多关于生物、计算机、科学的理论。

 

“请大家放心阅读。”KK说。

 

围棋输就输了,人类你怕什么呀……

 

上海观察:AlphaGo五局四胜赢了李世石,所以人类真的要害怕人工智能(Artificial Intelligence)了吗?

 

凯文·凯利:完全没必要。事实上,人工智能会创造更多新的工作机会。

 

当然,人工智能的确会替代许多现有职业。所以在未来将出现一个过渡期,即人工智能开始大批量地取代部分现有职业,比如货车司机。与此同时,这些司机又会去从事人工智能创造的新职业。对政府来说,现在已经可以开始引导老百姓有意识地训练自己去适应这样的过度。

 

人工智能创造的职业其实更优质,因为它本身能帮助人类大幅提高生产率,这也是所有行业关注的焦点。但是,提高单位时间的生产力并非人类的特长,但却是机器人所擅长的。

 

所以说,但凡要通过生产率来衡量的职业,未来都可能被人工智能取代,在这一点上,人类不得不交出主动权。相反,对于需要创造力的职业,人工智能无法代替人类,但可以激发人的创造力,使大部分人转变为更高级的创造阶层。试想一下,人们不会用一年画了多少幅画来评价毕加索的成就,也不会用爱因斯坦的证明写得有多长来衡量相对论的价值。就是这个道理。

 

下个拐点是AI,VR还要再排会儿队

 

上海观察:有种说法,互联网绑架了人类的生活,你怎么看?

 

凯文·凯利:可以这么说,但我认为这是件好事。人与人之间的联系本就越多越好。所谓的“绑架”,大多指的是互联网有时会令人分心。但我宁愿更多人在网上和人聊天,交流信息,而不是坐在沙发前看电视,被动地、不加思考地接受信息。

 

上海观察:《失控》中提到的预言许多已经成真,你还会预言下个十年,互联网世界会发生怎样的变化吗?

 

凯文·凯利:人工智能将是互联网发展的下一个拐点,甚至排在虚拟现实技术前。在技术上,人工智能比虚拟现实技术更易实现。

 

重点是,人工智能应该被理解为一种服务,就像供电、供水服务一样。对大部分人来说,未来与人工智能的关联将更多出现在购买服务上。谷歌已经开始出售人工智能服务,BAT未来也可能出售人工智能服务,成为普通人与人工智能之间的接口。

我会继续做预言,而且会更多。

 

上海观察:你的新书《必然》中,有没有特别想让中国读者了解的内容?

 

凯文·凯利:书的第二章,章节名称叫“知化”(Cognifying),这一章讨论了人工智能影响人类社会的速度,也谈到类似AlphaGo的出现。

 

不过,人工智能发展速度再快,距离它彻底取代人类的时机还很远。我想强调的是,在工业领域,重复性工作大可交给机器人,人类要学会放心地让机器人取代自己。

 

未来BAT一定会被新的公司取代

 

上海观察:人机大战后,我们听到一些说法,比如百度之所以不可能成为谷歌,是因为谷歌专注创新,而百度更专注赚钱?

 

凯文·凯利:谷歌带来AlphaGo并不令人意外,但同样百度在中国的崛起也并不令人意外。

 

从一方面来看,百度的崛起的确和中国的“山寨文化”有关。而从另一方面看,“拷贝”他人有时是必经之路。200年前,美国就从英国哪里“拷贝”了所有东西,就像英国的一个学生。所有学习的开端必定是从模仿老师开始的。

 

总的来说,我认为距离中国出现能够征服全世界的原创产品,这样的时机已经不远了。当然,如果中国突然出现一个很有想法的团队,但紧接着就听说它已经被百度收购,也不用太惊讶。

 

上海观察:能不能评价一下中国的互联网公司,尤其是BAT(百度、阿里、腾讯)。这些公司会迅速被取代吗?就像过去十年间,他们逐渐取代新浪和搜狐这些门户网站那样。以及,你对华为怎么看?

 

凯文·凯利:我对这几家公司都不是很了解,因为我不是他们的直接用户,最多只能算华为的间接用户,因为它参与了手机的硬件生产。

 

但是,有一点我可以确定,未来BAT、华为等肯定会被新的公司取代,这一点对谷歌、苹果、亚马逊来说也是一样的。在互联网的自然法则中,有一点被我称为“自然垄断”法则,即一家公司规模越大,对外界的吸引力也就越大,在这种情况下,两三年内从“愣头青”成为行业老大绝不是梦。

 

然而,任何“自然垄断”的时间都不会太长。微软现在就不比当年,雅虎也状况不佳,因为这些大公司反而对外部环境的细微变化都很敏感。近几年新的平台相继诞生,移动端成为互联网主角,虚拟现实、人工智能都开始大热,这些都意味着十年后无论是谷歌还是百度,都将被新的企业取代。只是,目前很难预测究竟是什么样的企业取代了他们。今天的互联网巨头们已经很难像过去那样,长期维持一种相对稳定的垄断状态。

 

中国硬件已超美国,落后在“质疑精神”

 

上海观察:中美对互联网的理解存在差异吗?

 

凯文·凯利:这个问题很有趣。我不觉得中美在看待互联网上有什么不同。我在中国听到人们谈论互联网时使用的语句、词汇和概念,与美国是一样的。

 

上海观察:中国经济目前正面临增长放缓的压力,政府希望通过互联网产业拉动经济增长。但是,眼下中国互联网产业很大程度上仍就依赖社交媒体和各种平台,如何跳出这样的瓶颈?

 

凯文·凯利:“互联网+”的战略很明智,但是在互联网发展上中国走得有些太快了。如果你日行千里,那么任何一个微小的错误都会被放大,产生致命的影响。

 

互联网可以拉动经济发展,只不过这将是一个漫长的过程。可以肯定的是,未来中国经济将不再依赖工业,知识、创意和数字经济会成为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,这些都将来源于互联网。

 

上海观察:互联网如何拉动实体经济,帮助经济摆脱可能出现的衰退征兆?

 

凯文·凯利:从理论上来说,改变经济结构,首先是人们获取知识的方式要发生改变。在这一点上,互联网是人们分享资源、获取信息的平台,它的出现意味着传播技术、传播平台加快了人们获取技术和知识的速度,加速了人类的发展。因此互联网能否拉动经济,本质上是一个传播学问题。

 

上海观察:中国的互联网产业要赶上美国,还有多长的路要走?

 

凯文·凯利:中国要赶上美国仍需时间,但不会很长。事实上,中国在硬件生产方面已经超越了美国,国际企业选择中国生产商并不只是因为价格低,而是因为质量高,并且生产速度和技术更新速度更快。

 

中国软件发展速度远低于美国的原因是,软件开发更需要质疑精神,美国有成熟的容错机制,在这方面比中国优势大得多,许多失败了的创业者有了几百上千美金就能重头再来。

 

【人物小传】

 

凯文·凯利,绰号KK,科技杂志《连线》(Wired)主编,被称为“网络文化”(Cyberculture)的发言人和观察者,首届世界黑客大会发起者。1994年,其预言未来科技发展的著作《失控》问世,尔后的二十年间,书中所指相继实现,包括人造物体越来越具备生物特征,生命体却越来越“机械化”。著有“三部曲”《失控》、《科技想要什么》、《必然》等。

 

题图来源:东方IC  (编辑邮箱shguancha@sina.com)